闪光的片段

青山环抱,绿水流翠。木楼相依,万瓦如鳞。

2013年11月3日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这里。在村民的晒谷场上,在一棵高耸入云、有着三百多年树龄的梨树下,面对围坐在身边的父老乡亲,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提出了“精准扶贫”,指导全国扶贫攻坚战。沉睡在贫困中的十八洞村,自此蝶变,张开多彩而勤奋的翅膀,飞翔在脱贫奔小康的春风里。那样耀眼,那样明亮!

十八洞村由四个自然寨组成,习近平总书记所去的寨子,因为有梨树,就叫梨子寨。

村党支部书记龙书伍说,论季节本是初冬,我们却迎来一场春风!

——《腾飞的十八洞村》,2020年5月6日

如今的骆驼湾,是古老的,更是年轻的。七年多的脱贫攻坚战,让这片有着古老文明的土地重新焕发出青春的活力。

说它年轻,还因为,在这里活跃着一群可爱的年轻人——他们中,有的因恋着故土而返乡创业,有的立志把家乡的美好分享给全世界,还有的从四面八方奔赴来此……他们用年轻人的理想和担当,帮扶骆驼湾走出贫穷,奔向希望;他们用自己青春的身影,点燃着这片古老的土地!

——《骆驼湾的年轻人》,2020年6月15日

毋庸置疑,陆飞红是连樟村里最忙的人。

一次,有人问陆飞红:“过去一年,做得最多的事情是什么?”“晒太阳。”他不假思索地说。陆飞红天天在外头跑,天天都在晒太阳,脸庞被晒得黝黑,就像染了一层浅墨。

“只要项目能落地连樟村,只要连樟村的乡亲们生活幸福,再苦再累,都值得!”陆飞红笑着说。

——《连樟村蝶变》,2020年6月29日

2016年的初冬,蒿枝坝的田地静谧,朱有勇院士穿一身迷彩服,身后跟着一群同样着迷彩服的博士们。他们租了一百亩地,在人们疑惑的目光中挖下冬闲地里的第一锄。他们没有多少豪言壮语,只是伏下身段勤勉地耕耘,洒下汗水浇灌这沉睡经年的土地,要用丰收来证明贫困并不是不可战胜。

——《深情写在大地上》,2020年7月1日

这些少年们,在山区学校的讲台上与赵敏们进行现场交流。他们讲学习方法,谈人生理想,说生活故事。十多天时间,他们与赵敏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。

离别的时候,赵敏和同学们都哭了。他们几个同学凑份子,给“小老师”送了一个耳机。“小老师”也送他们每人一个日记本,扉页上还写着一句话:亲爱的小学弟小学妹,北京见!

——《一位山区女孩的读书故事》,2020年8月26日

“乡贤!”采访张胜迪时,我的脑海里跳出这两个字。或许称她为乡贤更为合适。

乡贤文化中积淀了我国千百年来乡村治理的智慧和经验。新时代的乡村,乡贤正被赋予新的内涵,他们是当下乡村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。事实上,在花茂村,包括张胜迪等乡贤在内的大量村民的回归,正是促使花茂村不断走向繁荣的重要原因。

——《花茂的星空》,2020年9月21日

改天换地,靠的是英雄气概;向山川要粮,需要勤劳的双手。“忠心、公心、爱心,能聚起民心,为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努力奋斗,就是我们的初心。”刘玉秀老人的话语,在我耳畔久久回响……

——《定西脱贫三章》,2020年10月14日

其实,这个深度贫困村发生的一步步变化,离不开这个村寨的孩子读书后返回家乡,用知识反哺家乡。归乡的孩子真正认识到,组织起来发展农村产业才是走出贫困的大道。

——《猕猴桃挂果了》,2020年10月19日

在小燕子银铃般动听的朗读声中,我们沉默了——小燕子依然渴望着能够“穿着一双棕红色的小雨靴”去上学。阚南忠伤感地抹了抹额头,坚毅地说:“我就是那双雨靴。”

——《两个人的学校》,2020年11月9日

夕阳下,田垄上,收割完的糯禾田里,稻茬仍然泛着让人心醉的青黄色,散发出稻香,一派丰收景象。2020年,黄源村的糯禾种植规模翻了一番,达到一千二百余亩。

11月,还未到传统酿酒的季节,可黄源村家家户户已经传出酒香。

——《一坛美酒出深山》,2020年12月14日

版式设计:赵偲汝

《人民日报》(2021年01月01日 第08版)

责编:扈嘉翼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ahrc.com